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宣讲 >> 学习动态 >> 正文
学习动态
联系我们
构建和谐社会与中国知识分子的职责
时间:2006年09月09日 20:27    浏览量:     
崔宜明

所谓文化,其核心是一个民族的世界观念和价值观念系统,以及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情感方式。这些东西不仅是点缀在生活之树上的花朵、更是生活之树的根系,这些东西不是一些无聊的人虚构出来的游戏,而是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和心灵图景。

“一个民族最需要的是创造和传播文化的人”,这是季羡林先生近年来经常说的一句话,也是一句蕴含着大智慧的话。

温家宝总理在看望并祝贺季羡林先生95寿辰时指出:“无论是实现科学发展,还是构建和谐社会,都离不开知识,离不开人才,离不开知识分子。”那么,什么是知识分子?创造和传播文化的人是知识分子,创造和传播文化是知识分子的本质特征和神圣职责。

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当代中国,以构建和谐社会为核心,大概可以说,中国的知识分子主要承担着五个方面的任务。一、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为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的支撑力和推动力。二、推动教育事业的发展,大力提高人力资源的素质,培养千百万人格健全的合格建设者和劳动者。三、通过积极参与社会和政治的公共决策,为建立良好的社会秩序和推动社会的全面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四、营造健康向上的社会舆论环境,并且通过广泛的社会干预,为社会大众的心理健康与心灵和谐提供帮助和指导。五、在当代世界的国际关系大背景中来思考和理解中国的发展,努力重塑真正的民族自信心,另一方面有效地展开与西方世界和西方文明的平等对话,以构建一个和谐世界为目标,共同探索和建立处理国际关系的普遍准则。

那么,贯穿在中国知识分子历史任务之中的本质要求是什么呢?这就是创造和传播文化。中国知识分子要能够承担起自己的历史任务就必须成为“创造和传播文化的人”。

这里的“文化”不是狭义的,不是指与科学、法律、教育、道德等等相对而言的,作为满足人们休闲生活的精神产品及其相应的社会活动,而是广义的,指在各个民族的生活历史中所产生的全部精神产品,其核心是该民族的世界观念和价值观念系统以及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情感方式。季羡林先生说的“文化”是这个意思,温家宝总理在看望季羡林先生时说:“中国要受到世界的尊重,第一要靠经济发展,老百姓生活幸福;第二要靠国民素质、民主与法制、精神文明、道德力量。”其中的第二方面也就是广义的“文化”。

几十年前,毛泽东主席深情地说过中华民族必须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这在今天正在成为现实、成为我们的现实奋斗目标。正如温家宝总理所精辟指出的,这首先是“硬”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生活水平,其次是“软”的文化发展水平和道德水平。与没有强大的经济发展水平一样,一个没有强大的文化发展水平的民族是得不到世界的尊重的。

英国有个叫做彼得·沃森的学者,在2001年出版了一部《20世纪思想史》。他在谈到写作构思时说“我的意图是想将这本书尽其可能做成一个国际化和多元文化的文本”,也就是“深入钻研重要的非西方文化,以认识他们重要的思想和思想家,无论他们是哲学家、作家、科学家还是作曲家。”可是,在与一批专门研究印度、中国、日本等等非西方国家和民族的西方学者交流过以后,他说:“我震惊地发现所有人给出了同样的回答,即20世纪的非西方文化并没有产生堪与西方文化相媲美的著作。”

也许沃森先生和那些西方学者在一定程度上包含着西方中心主义的偏见,但是这促使我们省思,我们在文化上究竟还有没有生产出让他们震惊的产品,我们究竟还有没有真正得到他们的尊重。

所谓文化,其核心是一个民族的世界观念和价值观念系统,以及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情感方式。这些东西不仅是点缀在生活之树上的花朵、更是生活之树的根系,这些东西不是一些无聊的人虚构出来的游戏,而是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和心灵图景。

如果我们不只是满足于为科学的殿堂添砖加瓦,而是要走在科学发展的前沿,那我们就必须对科学精神有深刻的领悟,对人类的科学活动有独到的洞察,这才能真正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对科学精神的深刻领悟和对科学活动的独到洞察,是属于文化的事情。

同样,真正推动教育事业的发展需要优秀的文化,需要我们的文化中包含着对什么是人、人应当怎样生活、又应当怎样发展等等问题的深入反思和执着追求。不少人可能以为答案早已了然于胸,可近年来关于教育的困惑和纷争表明,谦卑地承认我们的无知或褊狭似乎离真理更近些。

为建立良好的社会秩序和推动社会的全面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其前提就是对什么是社会,个人与社会的关系,社会与国家、政府的关系,社会的经济制度与政治制度、法律制度、教育制度等等的关系有尽可能全面的理性认识。

营造健康向上的社会舆论环境和为社会大众的心理健康与心灵和谐提供帮助和指导,其前提就是对现代人的心灵世界和社会意识、社会心理、社会情绪等等的规律性东西有系统的理性认知,否则就难免是以己昏昏、使人昭昭。

至于重塑真正的民族自信心和有效地展开与西方世界和西方文明的平等对话,其前提就是对民族生活的历史和西方世界的历史有系统的研究、并且建立起自己的认知框架,尤其是对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中的当代“世界历史”趋势、特征和过程等等有足够清醒的理性把握。

以上种种前提性的条件,都是属于文化的事情。没有文化的发展和强大,就没有经济的发展和生活的幸福,就没有国家的强大;如同没有经济的发展,就没有文化的发展和国家的强大一样。

“一个民族最需要的是创造和传播文化的人”。是时候了,在中国的现代化过程经历了一个半世纪以后,在无数经验教训可供借鉴和总结的历史条件下,在经历了漫长的学习、消化、尝试和等待之后,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中国知识分子应当创造出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既汲取了传统的精华、又集中体现着现代文明的优秀文化。中国知识分子应当摒弃一切急功近利、不思进取、小打小闹和固步自封的心态和作为,承担起自己的神圣职责。(作者为上海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导)

上一条: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摆到更加突出的地位 下一条: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的基础与保障

关闭

      版权所有©2008-2016 浙江财经大学 党委宣传部 浙ICP备0606060606号 
      地址:浙江省下沙高教园区学林街16号 邮编:310018 电话:0573-8532123